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二大一广场/韩早埋下「被罢免剧本」…开始倒数计时中-世界上最深的洼地

二大一广场/韩早埋下「被罢免剧本」…开始倒数计时中

文/张宇韶高雄市选委会昨日宣布罢韩二阶连署完成查对过关,虽然不是令人意外的结果,但对韩国瑜来说仍是一个悲观的消息。即便韩市长在败选后异常低调,希望舆论关注武汉肺炎疫情躲掉罢免矛头;也尝试换上媒体形象较为温和的郑照新担任发言人,希望扭转恶劣的媒体形象;或是透过行政手段进行杯葛,甚至祭出呈递行政诉讼停止执行声请状,要求停止罢韩案投票。▲王浅秋、叶庆元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递状,要求停止罢韩案投票。然而,从罢韩连署过程中展现的民意,整体趋势的发展似乎超乎蓝营的预期,究竟国民党与韩国瑜误判了什么,导致剧本都往最糟的方向发展?答案不难理解,像韩国瑜这种草莽民粹人物的崛起,个人的政治性格或群众魅力、组织扮演的中介作用,群众的动员能量为其主要的主客观条件。在2018年的时空环境中,韩国瑜自然掌握了天时地利人和,他个人透过最大简单化的逻辑,用群众易懂的语言挑战了蓝绿两党菁英政治的传统,庸俗的发大财诉求全然吻合了群众的政治视觉,将民进党执政以来社会改革的不满成功汇集自己身上,韩国瑜俨然成为国民党的救世主,不仅拿下高雄市长宝座,同时掀起台湾的政治旋风。▲韩国瑜委任律师叶庆元及前高雄市新闻局长王浅秋,赴台北高等行政法院递状。(图/记者杨佩琪摄)当他成为蓝营新一代共主后,国民党及其支持者陷入某种集体催眠与狂热的幻觉中,这也埋下了韩国瑜走向罢免之路的伏笔。在这股氛围中,韩国瑜显然把台湾民主政治看的太轻率,也把自己看的太不可一世,以为就任市长不及百日就可以更上一层楼,以为复制彼时的选战模式就可以流寇之势突围而出。讽刺的是,当韩国瑜觊觎总统大位时,就已经替自己走下神坛的预先写好剧本。从韩国瑜摆烂的市政中,高雄人发现自己只是被利用的「革命根据地」的二等市民,韩显然只想压榨在地的行政资源以利其进行两万五千里长征;更讽刺的是,在总统大选的征途中,韩脱序的言行与毫无政治素养的真实面貌,不断被他自己所揭穿,然后再被媒体扩散。于是,台湾民众与高雄人共同看穿了真实版的国王新衣,韩国瑜充其量就是个靠黄复兴系统混上立委的江湖术士,过去不怎么样,现在其实更糟糕,不仅没有总统的格局,连市长的本分都做不好。当政治的天平与势头翻转时,韩国瑜的下场其实可想而知,在作用力与反作用力之间,他其实已经失去任何可以支撑的槓杆。就客观层面来说,大选败的如此凄惨,更让讨公道的人看破韩外强中干的体质;从情感层面而言,韩国瑜在大选与罢韩游行时的言行,反而成为群众讨债甚至打落水狗的情绪出口。这些复杂因素汇流而成的罢韩力量,绝对是韩国瑜个人始料未及,自己犹如处于停滞型通货膨胀的流沙中,不论做什么都无法产生实质的反弹或回温,挣扎些什么反会加速被吞噬的后果。在此困境中,选择不作为或许还是最佳策略。▲叶毓兰(右)出席国民党团记者会,质疑罢韩团体有违法连署之嫌。(图/国民党立院党团提供)武汉肺炎疫情扩散,本来应该是上天提供的一线生机,然而国民党在整个防疫政策的角色极为错乱与负面,不分区与区域立委为了抢镁光灯接棒犯下各种低级政治错误,新任党主席不仅无法有效处理党籍立委失控的言行,甚至将反罢韩作为自己即为重要的政治任务,国民党近日来的表现,无形之间成了提油救火的猪队友:高雄民众先前已经对韩市长的表现不以为然甚至怒火中烧,国民党立院为反而反的形象又深植人心,许多人心中想,如果短期之内无法下架这在野党,无法换掉吴斯怀、陈玉珍或叶毓兰等人,不如把这股民怨转移到韩国瑜身上。当二阶段连署的新闻扩散出去后,罢韩议题随即又成为疫情之外舆论关注,那种「我相信只要投票就会成功」的自我预期心理浮现,韩国瑜剧场的最终回脚本已经写好了。《作者简介》张宇韶,政大东亚所博士,曾任陆委会简任秘书,现任两岸政策协会副秘书长。 

二大一广场/韩早埋下「被罢免剧本」…开始倒数计时中

Comments (2)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越南乳瓜|灭绝动物|宇宙中最大的黑洞|历史故事|库鲁伯亚拉洞穴|宇宙中最大的黑洞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越战女兵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|清朝第一位皇帝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